majia250gintoki

伤痕(2)

    夜晚如期而至。黑暗是最好的伪装。漆黑的幕布一层一层将他们的栖身之处包裹,为了避免被野兽或是别有用心的人发现,土方没有点起任何火源。
   他和白夜叉今天本来不在一个队。今天打探到队里分派他去后方作为援助偷袭敌方,而那个人作为战场上威名赫赫的夜叉,永远冲锋在敌阵的最前方。他按照作战计划绕到敌人后方打算给这群该死的外来生物致命一击时,却发现后面的营帐早已人去楼空。
    一瞬间他就差觉到事情不是那么简单。在迅速给队士下达了撤回的命令后,他一边思考一边往回赶。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今天另一队的攘夷志士中有人收到幕府线人的消息,说今天在这里盘踞着一小队天人,线人……幕府!能让幕府知情的天人必定不是小角色,绝对是举足轻重的大人物,这么说那个线人也有问题!他们的目标不是他这个刚入队没多久籍籍无名的小队长,那他们的目的就只有在战场上冲锋在前,让敌人闻风丧胆的“白夜叉”!作为战场上的鬼神,白夜叉之死一定会让攘夷队伍军心大乱,甚至大败。
    土方心中涨满了怒气,国家危机存亡之际,这些幕府的败类还在为己之私欲勾心斗角,诡计多端,残害自己的血脉同胞!他带着自己的队加速往那里赶去,当他赶到战场时,正好看到那威名赫赫的夜叉把刀刺入敌人的胸膛,血液飞溅到脸上。的确如传言中一般,他想。如果不是在这么多敌人的包围下,他甚至想称赞一句那如同实质刺的人生痛的杀气。但是没有那么多闲工夫了,握紧手中的刀,他撕开了包围圈,冲入了敌阵之中。
    白夜叉的队不是最精锐的部队,最精锐的从来只有白夜叉一人而已。他赶到时,白夜叉的队伍中只有一个队员还在杀敌,其他的队士已经倒在了这片残酷的战场之上,他对队士们下达了战斗后分散撤退的命令,接着站到了那个穿白色羽织的人的身后,一边劈砍着袭来的刀刃,一边伺机找出一个突破口,而这位战场上的夜叉,却相当游刃有余,甚至在看到他之后,还打了声招呼“哟,新人”。
   一瞬间心里升起一股无力感,后来他才找到一个贴切的词叫哭笑不得。他一边杀着天人,一边在心里总结着对这位白夜叉多出的不着调的印象。白夜叉的小队还留着一个人,但似乎受了严重的伤,只能靠着白夜叉掩护。
    天人的数量似乎在减少,他正准备撤退,余光却瞥到一抹银光。刀刃入肉的声音。他并没有感觉到痛,回头那把刀的刀锋稳稳的插在白夜叉的身上。带着无与伦比的恨,穿透了白夜叉的护甲,刺入了他的体内,他一瞬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却看到白夜叉苍白的脸上勾起一抹了然的笑容,他看到握着刀的,分明是一双人类的双手。背叛。这个词出现在他的脑子里,却看到那个人反手抽出刀,刺入了自己的胸膛。接着肩膀上就搭上了一只胳膊,压上了一个男人的体重,“被摆了一道啊,”他说。
    “新人君,接下来就拜托了哟”说完,这个男人就干脆利落的合上了眼。他扛着一个男人站在战场上,呆若木鸡。所幸经过刚刚的拼杀,天人数量已经减少了不少,战场上看不到队士的影子,应该已经撤退,他拖着一头银发的大将杀出了一条血路,既然目标是白夜叉,那些天人恐怕不会善罢甘休,可能会有杀白夜叉的埋伏,这样就只能别的路走才有一线生机,况且这白夜叉受伤不轻,必须尽快得到治疗,心念一转,土方向着一片密林奔去。
(上下是写不完的,所以我改成了一二三四,这一章主要是剧情_(:з」∠)_)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