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jia250gintoki

伤痕(4)

      已经被血浸透了的绷带被一圈一圈的取下来。伤口果然崩开了,这个不分轻重的笨蛋,土方想,开别人玩笑比自己的命还重要么。一边在心里愤愤的想着,手下的动作却很温柔。时间仿佛停滞了。静谧昏暗的小屋里,谁都没有再说话。刚刚还聒噪着的白夜叉也静了下来,半睁着那双猩红的眼,在黑暗中模模糊糊的透出一点光。
    所幸之前伤口处理的当,绷带还是起了一定的作用,伤口并没有崩开太多,很快就处理好了,打上最后一个结,土方退坐在屋中一角,摸索着靠上墙。
    “喂,我刚才的问题”打破了这一室的沉默,土方开了口,“关于今天的事,你是不是有什么头绪”。
    没有回答。刚刚还油嘴滑舌的队长就像晕过去了一样,一言不发。
    在没有什么光线的屋内,两个男人沉默相对。土方在等。等这个男人给他一些信息,让自己不用再像雾里看花一样对这些情势判断不清。可男人的嘴就像紧紧闭着的蚌,不再开启。
    土方在等。他有足够的耐心,反正夜长无尽。他等了很久,久到他以为这个男人不会开口。他听到那个男人极短极低的说了一句“是复仇吧。”
    “什么?”土方,“复仇?你杀了那么多天人,他们想杀你是理所应当吧,我可不信那些无恶不作的渣滓会为了什么同伴之谊在对你报仇啊。”
    “不是……不是那个。”稻草那里发出了一点声响。男人在黑暗中调整了一下姿势,闭上了那双闪着暗红幽光的眼睛。“我说的是那个,今天捅了我一刀的人。”他停顿了一下。“你知道吗,新人,在队里这样的人有很多。”“这样的人?”“他们的亲人,全都死在了我的队里。”他好像思考了一下要如何说明。
    “战争的时候必定要有所牺牲,每场战斗,都必须有先锋出阵,但所谓先锋,就是冲在队伍的最前面,也是最不怕死的一群人。”他发出一声讽笑“我的这个队,收编的是队里一等一的高手,不是为了搞什么精英队伍,只是为了让他们在战场上,能活的久一些,留自己一条命在。最早的时候,是我和我一群热血冲头的兄弟组成了这个队。可是到后来,那批人一个接一个的死在了战场上,最终活下来的只有我而已。”他又顿了顿。“后来啊,我这个队里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很多热血冲头的小子来我队里,然后死在战场上。可我还是活着。那些小子,有些还有几个亲人,本来打算一起杀敌,可是还没等到杀敌,自己的兄弟就已经死在了战场上。可是,我还没死。现在我这个队里,像这样拼命训练进了我的队,找寻机会送我上路的,不在少数。
    “你说的复仇,就是这个?”土方不知道说什么,干巴巴的挤出这么一句。
    “真是讽刺,很多人为了杀我进了这个队,结果却在战场上丢了自己的性命,他们死的时候都没有对我下手,他们说留着我还能宰了更多的天人,所以让我宰完了天人再下地狱。很可笑吧,这群蠢货。今天捅我的那个家伙,是那批人里的最后一个了,他以前在战场上受过很重的伤,差点就没了命,全靠着对我的恨支撑了下来,这口气留到了现在,终于忍不住爆发出来了吧。”
    “所以他就谎报了情报,打算借天人之手把你肃清掉吗?”土方终于理清了头绪。
    “头脑不错啊,新人君。确实是这样。”
    “这么说你是知道队里有一个定时炸弹还把他留在队里害我们中了圈套的吗?”
    “麻麻,别这么说吗新人,他的目标只有我一个人,虽然招来的天人数量多了些,可他还是在尽力杀敌,救了好几条命呢,何况,在最后的最后,他的那把刀还是避开了我的要害啊。”
    土方沉默了。
    “没有任何人怕死,在战场上,他们都是最好的队士,他们只是憎恨,不能原谅我而已,就像不能原谅自己一样。新人君,你知道吗?那个捅了我一刀的小子,和我之前那个分队长部下,是一对哟。”
    “啊~不行了,不知不觉就跟你说了这么多,我现在口干舌燥,还有点困,我先睡了哟,守夜就拜托啦新人君!”突然又恢复了那种吊儿郎当的腔调,那头乱蓬蓬的卷毛转了个方向,稻草被压的发出细碎的声响,随后,马上就传来了震天的鼾声。
    “他们只是因为这个,就把你当做仇人看待,把不是你的责任强加到你身上,你就不恨他们吗?”朦胧中,土方听到自己这样问道。
    没有回答。
    夜尽天明。朦朦胧胧中好像有人在说“在悲伤的时候,仇恨能支撑人活下去,有些事能背的起来我就背咯,毕竟,失去至亲的痛苦,我大概最清楚了吧。”
    这句话很轻很轻,恍若只是一个梦,或是幻觉。
(银魂再开了,我要更新!土方蛋黄酱还没有回来,导演,加戏!欢迎回来啊混蛋们!)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