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jia250gintoki

伤痕(1)

好像迟到了啊哈哈哈哈。
渣文笔,ooc的程度要上天,文很短,慎点轻拍。
*假设土方银时曾是攘夷志士的同僚
*短的要死系列
*舔伤口这个梗是借的
*可能会有下(大概)
这些可以接受的,请往下看。
     烟青色眸子的少年一只手环着一只银卷毛在树木草丛中奔走,另一只手紧紧握着一把卷了边的染血太刀,他面带戾气,眼中却是与之毫不相称的焦急。很明显他们正在逃亡的路上。
      空气中有着血的气味。
       林间草木丛生,花叶枝丫盘根错节。然而少年的速度却没有丝毫减慢,他迅疾地跨过那些碍事的草木,把所有的花叶都踢到一边。搂紧了怀中穿着白色羽织的人,他向一个方向奔去。
      一段时间之后,林中的小路豁然开朗,一个破旧的小茅草屋出现在那边,看起来与这苍翠的树林格格不入。少年眼中闪过一丝欣喜,小心地搂住怀中的人加速向那边跑去。
      进了那破旧的小茅屋,少年小心翼翼的把顶着一头银卷毛的少年放平在地上。又急匆匆的去打了一盆清水。银发少年伤得很重,从胸前到腰间划开了一道很大的伤口。严重失血的少年脸色苍白,昏迷不醒。
      黑发少年把马尾撩到身后,开始动手脱掉银发少年上半身的衣物。然而,脱到一半的时候,他发现由于太久没有处理,伤口的血液凝结,被刀带进伤口的衣服。与伤口粘连,没有办法脱下来。
      昏迷不醒的少年因为扯动了伤口。眉头皱的越来越紧。时不时泄出几声轻微呼痛呻吟。
      他尝试用太刀去挑。然而毕竟兵刃利器,终归不是那么听话的,钝器刺到伤口,血又从伤口渗了出来。躺着的少年终究是无法忍痛,无意识的半睁开了那双猩红的眼。
      黑发的少年停下了手,深深地皱起眉头似在思考着什么。眼中同时带着名为愤怒和担心的两种情绪,让他的表情看起来矛盾至极。片刻后他深吸一口气,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
       他下手按住了依然不甚清醒的少年,低下头把唇凑近了伤口,用舌舔舐着,把它和衣物一点一点地分离开来。他能感受到银发少年一瞬间全身绷紧,满身都带上了本能的戒备,然而他没有停手,依然强硬地按住少年微微的颤栗着的身体,一点一点的撕扯着粘连的衣物,直到所有的衣物被去除为止。
       少年的血沾在他的唇上,黑发少年却顾不得去擦,他看了看皮肉外翻,惨不忍睹的伤口,拿起一旁的布巾,沾上清水,小心翼翼的擦拭干净伤口周围的血斑,然后取下缠在自己右臂上的干净绷带,仔仔细细地包扎好了那狰狞的伤口。
      做完了这一切之后,黑发少年才如释重负的呼了口气,给银发少年披上衣物,然后用清水给自己漱了漱口。
      他把卷了边的太刀扔在一旁,烟青的眸子紧紧盯着难得虚弱的银发少年终于平静下来的面容,随意地坐在小屋的门口静静地等候着夜晚的降临。
(大大们都好能写啊,我憋死也只憋出这么短TAT,全程ooc,话说都一点了还能算是晚上么QAQ)

评论

热度(19)